王氏随笔

世界之初,原为混沌。盘古开天,女娲造人。燧人寻火,伏羲八卦。句芒司春,神农尝草。黄炎二帝,合并为一。劳燕分飞,雀秋冬锦。后羿射日,嫦娥奔月。天下为公,选贤与能。华夏之事,始而于此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壹)

公元前2070,禹建立起中/国历史上第一个王朝——夏,我也随之诞生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贰)

世界是如此空荡而又寂寞。埃/及沉迷于太阳之神的荣耀,开启了法老王的时代。古/巴/比/伦自诩为月神的后裔,忙于制定法典。只有西南的邻居会时不时拜访,为我叙述神话。可是释迦牟尼的故事,我早已翻来覆去,倒背如流。无所事事间,我发觉铸造青铜不失为一个消磨时间的法子。以甲骨占卜为纹理,司母戊大方鼎落成。细细数来,时如流水,不舍昼夜,夏商时期已为过往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叁)

我开始怀念周乐了,权力之争使得战争蔓延于世间。周公虽说总是拉着我解梦,或是为我制定法则,比起玩弄政权于鼓掌之间,残暴统治任意刑杀却好过太多。听众多文士百家争鸣,我可以肯定自己的耳朵又厚了一层茧。不过最近有了新的伙伴希腊,虽然希/腊脑子里全是武力武力武力和肌肉。但我喜欢于他的坦率,较真和民主。总的来说,这段时期我还算满意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肆)

法老王的时代终将结束,月神的后裔也被世人所淡忘。能谈得上话的故友接个远去,给予了我高度警醒。愿华夏永存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伍)

骆铃东起古城墙,我结识了罗/马。罗/马简直如同希/腊的翻版,崇尚健美的肌肉。但是他几乎半裸着随意踏入吾居之门,十分自然地拍了我的肩。在条件反射之下,我狠狠地踹了他一脚,反手倒扣一个中华锅。将他连滚带爬赶出家门。要不是他自曝身份,我可能还会拿着锅铲再给罗/马来那么两下子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陆)

罗/马又翻墙进我家后院,差点掉入防盗的深坑(其实是故意为他而挖的),在数次面临我的警告“大秦,不要随意踏入别人家中”后,他只是一摇手中的烈酒,“口是心非,你肯定很孤独吧。”我刚想回嘴,但话到嘴边又变为“是啊,毕竟曾经的伙伴,现在一个也不在了”……也许是在怼过无数次只好,我对罗/马感到怜悯。也许只是,这烈酒,使我又想起了释迦牟尼的故事……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柒)

大秦灭了。我又只身一人。战乱纷争开始。我随意游荡到别处的竹林,不想,在这贫瘠狭小之地。有新的国家诞生,其自称日/本,极其无礼“你好日落之处的中国,我是日升之处的日/本。”而且面无表情。使我又想起古/巴/比/伦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捌)

今日,我与菊讲述诸神的故事。看着年幼的菊靠在我身旁,提醒我天狗在月亮上是捣年糕而非吃月饼时。我又想起并讲起了释迦牟尼的故事。菊问我这是何人所编,与之前的故事全然不同。我摸了摸他的头,菊的眼神慢慢于从前的自己重合。我沉思了一会“一个…一个故友…一个相识甚久的故友…”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玖)

相识越久,我就越发觉得菊宛若从前的自己。菊慢慢长大,愈加优秀。今日偶遇熊猫,正式介绍了菊“我引以为傲的弟弟”不管时隔多久,身处何方。我相信并坚信着,菊,是我的亲人。是我在竹林中偶遇的无礼稚童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拾)

近日菊经常对着波吉(小时候送他的猫)发呆,我实在是倍感好奇。几经波折,终于清楚菊一直试图与波吉对话。就如我和熊猫一样。我罕见的没有当场笑出,而是莫名感到悲伤和触动。

愿菊走出半生,归来仍是少年。

菊,我会保护好你的。


啊啊啊啊啊!不要问我为什么爆更两篇!昨晚码字码到深更半夜,还把史记和诸神的踪迹翻出来。现在及其想睡!但是!但是!我晚上要去军训了!拜拜了宁门!五日后见!呜呜呜呜呜呜,我爱少爷!

你们的每个小红心小蓝手都将化为我码字的动力!也当作送别我军训的一个安慰吧。

这篇文想从夏朝一直写到现在来着……

评论(4)
热度(27)
© 汤圆元儿|Powered by LOFTER